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旧时光里的幸福味道
2018-05-04    徐春艳    大森林文学

  人到中年,总爱回忆曾经的往事,童年时的无忧无虑,青年时的热血飞扬,而记忆犹深的是亲情往事,那种绵延在血脉中的深刻烙。?奔湓骄迷街档没匚。

  这是三十多年前我和弟弟的合影,也是我们的第一张合影,听爸妈讲那时我六岁,弟弟三岁。我和弟弟都出生在绥棱局建兴经营所,那时家里条件很困难,因为爷爷奶奶是从农村出来的,没有工资,只是在生产队挣工分,全家十来口人全靠爸爸妈妈每个月50多元钱的工资生活,所以能花钱为我们拍照片,留下童年的影像,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而且那时建兴根本没有照相馆,更别说谁家有相机和会照相的人了。因为妈妈是老师所以思想还是比较先进的,当妈妈听说有外地照相的来建兴了,便毫不犹豫的带着我们姐弟俩去了。妈妈说为了照相,特意为我们姐弟俩打扮了一番,为我穿上了过年时新做的水粉色上衣,毛蓝的裤子,而弟弟则是穿着浅蓝色上衣和绿色的裤子,当时在那个贫穷又落后的小山沟,我和弟弟的穿戴算是很不错呢,样式也很时髦,因为姥姥家是绥棱的,那时候对于住在林。ㄋ?┑娜死此,去一次绥棱相当于现在去了一个比较大的城市,而妈妈每到寒暑假都会带着我们下山到绥棱,舅舅、舅妈也总会买上一两件当时最流行的衣服给我们,用现在的话说,我们俩可是引领着建兴儿童着装的时尚呢。妈妈是个爱美之人,心灵手巧,看到我那一头时髦又洋气的卷发了吗,我可不是天生的自来卷,而是人工烫的,纯纯的烫的,是妈妈用烧火用的炉钩子烧热后卷的,怎么样,没花一分钱,效果却出奇的好,现在我每每看来都觉得自己像个洋娃娃呢!而弟弟的斜挎包更是很讲究,人造革的,那年头有这样一个小包相当于现在拥有一个LV了,奢侈啊。

  我们年岁。??静欢?裁唇姓障,摄影师让我们站好时,我还是比较听话的,乖乖的站着,可弟弟却不依了,总是不肯老实的呆着,东跑一下西跑一下,看什么都好奇,当时我们是在建兴邮局门前,那里是一片开阔的空地,妈妈为了弟弟能消停下来,跑了很远采了几株野花让他拿着玩,而我则是用右手在弟弟背后偷偷的拽着斜挎包的带子,费了半天劲才照完。现在有时候拿起这张照片和弟弟说起时,我还会埋怨弟弟不听话,为了忙活他,我都忘笑了,而弟弟听了也总会笑呵呵的说,老姐不笑更端庄,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呢。其实他知道我不是真的埋怨他,而是和他一起重温童年最美的回忆。时至今日,相机、手机已经非常普遍,照相只是抬抬手的事,我们还学会了利用各种照相软件将自己修饰的更加完美,可每每拿起这张黑白版的照片,却总能让我兴奋很久,是这张人生第一张照片将我的童年定格,多年后让我的回忆有了去处。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弟弟现在已经是中国石油的一名正处级领导干部,而我也成为老家一所学校的校长,我们每天都为各自的工作忙碌着,为自己的事业奋斗着,相聚的日子少之又少,但只要有机会我们总会留下一张合影,由最初的爸妈和我们,到现在三个家庭八口人的全家福,照片记录了我们成长,成熟,成功的全部历程,也记录了爸爸妈妈青丝变成白发,容颜渐老的流逝时光。也许爸爸妈妈不曾想到当初照片上的两个懵懂孩童会在今时成为他们的骄傲,而我们在感念父母辛勤培育的艰辛中,彼此默默许下约定,为了父母有一个幸福安定的晚年敦促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一张张的老照片,泛着黄却记录着曾经;它们在我成长的旅途中扮演着快乐、单纯、天真、无邪,它们又在回忆中让我们一遍遍重温着幸福的味道。那些年,那些旧时光,那些幸福的味道,其实都和物质无关,它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满足、来自于淡然却又丰富的生活。那些记忆,让我感悟生活的幸福原来也可以这样简单。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08288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